《舍得智慧讲堂》对话王潮歌:让时间“保鲜”

发布时间:2019-10-04编辑:admin

  她是第一位将实景山水,作为舞台呈现给观众的导演。她是每天一睁眼,全国各地就有至少八个演出在上演的国内最贵女导演。她是每天工作20个小时不觉得累的“女疯子”,不断挑战自身创作才华。她也是“女老炮儿”,映射这个时代的真女子,个性爽朗,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。

  为了让峨眉山的美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,她奔波在施工现场,开创了旧村艺术化再利用的成功典范;她俯下身去,亲吻土地,大胆地提出“要让时间保鲜”,让一个即将被拆掉的村庄变成一座存放乡愁的博物馆。走进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推出的时代人物思维对话节目《舍得智慧讲堂》,带你领略导演王潮歌的女王范儿!

  在峨眉山市川主镇峨眉河南岸的项目所在地,每天都能看到一个戴着头盔,彪悍“监工”的女人,她就是著名导演王潮歌。她计划在峨嵋山驻扎三个月,一天里她的工作时间能高达17个小时。《只有峨眉山》对于王潮歌来说,意义非凡。它将成为 “只有”系列在国内外首个呈现的大型情景剧演艺项目,把剧场与周边原生态村落有机融合,打造从室外到室内的行进式观演模式。

  此次王潮歌创作的《只有峨嵋山》,特别地把一个叫高河村的原始村落保留了下来,不仅完成了20个院落的整体改造,同时也记录了在这个村子里头生活的40户人家的故事。在这里,王潮歌为我们讲述了她创作灵感的由来和具体实施中遇到的困难。

  这个叫高河村的小村落原本是要被拆迁的,这里的一切都很原始,房子是砖瓦木质构造;这里没有上下水,需要烧火做饭;猪圈和厕所在一起;房子见不到光亮。当王潮歌看到这里落后的生活状态时,被深深地震憾了。“原来在广大的农村,还有这么一个地方,这里的生活对于我来说,很吃惊。”

  在一所由破墙改建的二层小楼上,我们看到一堵布满涂鸦的墙面,上面写着三个字“刘若汐”,旁边贴着一张奖状,还有很多绘画作品,这些都是专属于那个小孩子的记忆。不仅是这堵墙,还有做饭的灶台,挂肉的钩子,从这些景象里,王潮歌看到了更多遗留在这里清晰的生活痕迹,最后她决定保留这座村庄。这个小村庄的命运得以彻底改变。

  王潮歌和团队将所有这里的村民用过的物品都用保鲜膜封好。“我们想用保鲜膜把它包住,就用这样的方式把它们留住。其实我们在看到墙上这孩子贴的画时,也触发了自己对于儿时、对于自己故乡的记忆。”王潮歌说。

  “加固旧村庄,“低碳环保变废为宝”——大邑县韩场镇中心,保留它每一寸的原貌。”做出这个决定王潮歌只用了几分钟,然后这件事实施起来却是一个巨大工程。当时她请来了北京设计研究院的总建筑师参与谋划,提出的要求就是不能毁坏建筑任何一处,但之后却状况百出。在加固墙体时,有一间屋子的墙因为喷浆不当被盖住了,导致墙永远消失了。当王潮歌得知后,她当场怒斥工程师,毫不留情地说: “将来你的名字,会上耻辱柱。我要告诉每一个进这个村子的人,这柱墙是你破坏的!”

  据王潮歌坦言,那是她少有的几次发怒,因为那些被破坏的建筑,代表了那里曾经生活过的村民的记忆。一旦破坏,就再也不会被恢复了。

  在中国的导演行列中,六i合采今晚开奖直播。王潮歌算是出众的一位女导演。在舞台上,她是威风凛凛,指挥舞台布景、舞者表演的总调度,在舞台下,她还要负责空间设计,剧场搭建。我们时常从一些画面中看到这样的王潮歌,在没有建设好的大型施工现场,穿着工作服,听着咚咚拖拉机声,脚底下踩着各种钉子铁丝。

  她说她都习惯了, “我的第一份工作叫总构想师,第二份工作叫空间设计师,第三份工作要把所有的这个剧场按照我想象的方式建造出来,等这都完了,才开始当编剧当导演,回归本职。”

  做导演难,做女导演更难,做一个成功的女导演难上加难。“作为女性,做职业导演,长得不是特别难看,身材不是特别彪悍,能挺到今天必定有我的道理。”诚然,王潮歌确实有一种常人不敌的天分和力量。

  要做好女导演,王潮歌总结了几个条件。首先体力要特别好,因为一天可能要工作20个小时,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中工作,经常无法按时吃饭睡觉。自己要时刻保持一个亢奋的状态,因为团队需要自己去带动。第二要能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随时可以解决各类问题。第三需具备超强的想象力,要将幻觉呈现在大众眼前,介于正常人和神经病之间的一种状态,需要“理智和感性同时存在”。第四意志力要异常坚强,因为你要随时准备接受各种坏消息的到来。

  很多人用“女强人”“形容王潮歌,但王潮歌却说:“我算不上女强人,那只是我的工作方式而已。”对于工作,她不允许出现一点差错,所以她对每一个工作人员的要求是绝对苛刻的。“人家凭什么陪着你每天工作18、9个小时呢?但是你端起了这碗饭,就要遵守你的职业道德。”

  王潮歌说,很感激老天爷能给自己这么充沛的精力。如果再幸运的话,“再给我点儿,一直让我保持一种旺盛的创作欲望和源源不断的创作源泉。”

  王潮歌,北京出生,北京长大。但她时常会困惑:北京真的和自己有关系吗?诺大的北京看似没变,但其实早已变成另外一座城市了,当年那些东西似乎都已经找不到了。

  不过这位豪爽霸气的北京大妞也透露,她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说自己是北京人。北京这个具有包容性的大都市,已汇聚了成千上万来自全国各地的外来人口,他们性格鲜明,常以地区划分。他们在北京读书、工作、生活,在北京漂着,内心的思乡孤寂之情油然而生。但凡遇到一个在他们面前敢自称是”北京人“的,都会嗤之以鼻,回你一句:”牛什么呀,你北京人了不起啊,冲我们显摆什么?“

  “实际上北京人真的有北京的劲儿,我倒不认为这是一种北京的文化,这是北京人身上特有的一种素质。这种劲儿就是我想活出自己,活得有尊严,就像自己做导演做出个样子来。”

  她在北京西城长大,童年在那里度过,但如今那已经不存在了,变身金融街,高楼林立。王潮歌的学校被拆了,“我老做梦,梦见自己回到西城那个原来住的53号院,那曾是李莲英的家宅;做梦梦见回到院子的那个杨树底下,有一个洗手的地方;梦见回到学校的那条长廊。其实是再也回不去了,这些都不存在了。”

  曾有人质疑王潮歌团队为了保留高河村这里生活过的痕迹,不仅增加预算,延长工期,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值不值?她非常肯定地说,是值得的。任何一个人的故乡,都是值得被尊敬的,不管他是贫寒的还是富有的;任何一个人的童年,都是应该有记忆的,不管这个童年你的记忆,发生在一个什么样的角落里。

  每个人对故乡都有自己非常强烈的一些情感。所以当王潮歌来到峨眉山,决心把这里的村落融入剧场里,她决心保留住村民的回忆,让这群人在10年,20年后还能看得到家乡的点点滴滴,能够记得有一个人为他们保住了这段记忆。

  “他的童年,他的故乡,他的乡愁,包括他身体里记忆的一部分,以及他的长辈也都在他的身边像零散的碎片一样,碎落开去了。” 这样的感觉,在今天绝大部分的中国人身上是很清晰的。

  想了解更多王潮歌更多精彩人生,点击【阅读原文】直达凤凰网平台观看《舍得智慧讲堂》。《舍得智慧讲堂》是由舍得酒业打造的自主IP,是一个共享舍得智慧的平台。

导航栏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红姐图库| 香港三五图库最快报码| 香港老牌金财神中特网| 12生肖号码表2019| 香港王中王四不像论坛| 六合神灯高手论坛| 香港1861最早图库| 香港马会预测信息中心| 心水资料玄机站玄机版| 白小姐统一图库印刷区|